鹔炆

Shall we dance?

百年孤寂-16

*祝二位幸福(。)
*哈哈哈哈哈我又开始日更了(
*啊这章写的真爽(……
*要什么刀子,还是傻白甜适合我。
.
.
.
.
.
维克多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喜悦?难过?不舍?

他不知道。

“勇利,你一定要想好。”

“永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活了将近千年的吸血鬼自嘲的笑了笑,低头近乎虔诚地吻了吻勇利的脖颈。

“你会失去作为人类的一切,甚至没有生命,我和你说过吗?接受初拥的人需要死一次,再以亲王的血液玷污灵魂,这样所谓的神就会放弃你,然后你才能获得永生。”

“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作为吸血鬼死去,是我们最终的命运——而那是永久的,吸血鬼的灵魂不会被任何地方收纳,最终只会被你化为灰烬时燃烧的火焰一并烧干净罢了,更不要妄想什么转世。也就是说,你的存在会在你化为灰烬之后一并消逝。”

“你还会失去你所珍爱的所有人。”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维克多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极为复杂的笑容——这笑容糅杂着疲倦,无奈,悲哀,自嘲,和其他说不上来的情绪。勇利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维克多,他不自觉的用指尖摩挲着吸血鬼的唇,而他也顺从的张开了嘴露出尖锐的獠牙。

“有了这个,你会变为怪物,世人唾弃你,所有人都会比你先死去,失去行走于阳光之下的资格。”

“即便是这样,你也想要成为和我一样的存在吗?”

“你,真的有这样的觉悟吗?胜生勇利。”

维克多难得的唤着爱人的全名,但即便是这样温柔的语气,也让勇利一阵心寒。他这是被拒绝了?总是他知道维克多这是为他好,可他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失望与焦虑。在维克多沉睡的这几天里的不安瞬间爆发出来,大滴的泪珠断了线一样从勇利眼里倾泻而出。

“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要说出这种话来试探我呢?”

勇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伸手把维克多从他的身上推开,用手臂挡着脸无助的啜泣着。带着哭腔的埋怨甚至夹杂着一丝颤抖,让维克多胸口一阵闷痛。

“你说的这些我当然知道……可是,可是,我也不想让你一直这么……这么……呜”

勇利小声啜泣了一阵,维克多想伸手去安抚他——至少也要给他擦擦眼泪,但却被他一下子拍开了。

“我知道,我有些时候很没用,很懦弱,可能变成吸血鬼以后还是需要你来保护,可是至少,至少我不会因为生老病死而离开你了。”

勇利咬着下唇吸了吸鼻子稍微缓和下激动的情绪。

“你说世人唾弃你,那我算什么?你说我会失去我所珍爱的人们,那么你又算什么?”

他抿了抿嘴唇,挪开手臂,长久以来掩藏起的情绪此时全部倾泻出来,有些失控的喊着。

“就算什么都不说也可以,只要你不离开我的话,怎样都好……”

勇利垂下眼帘,似乎是哭闹够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有些窘迫地看了眼维克多,匆匆翻过身去拉上被子,暗自生着闷气。

“……我困了,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吧。”

“……勇利,看着我。”

被子里的人缩成一团,没有半分想要理会再次压上来的人的意思。

“勇利,是我错了,看看我吧,好不好?”

维克多无奈的叹口气,等待了半天怀里的人才肯拉下被子,哭得红肿的眼睛让他更加心疼。

啊啊,好想吻他。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维克多低头吻住勇利刚刚还在发出啜泣的双唇,舌尖轻而易举的侵入本就没打算抗拒的人的口腔里,勾上他的舌头与他纠缠着。勇利不自觉地伸手搂上维克多的脖颈,这让他们吻得更深。这对恋人忘情地拥吻着,过了许久之后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虽然我之前说初拥有那么多弊端,但还是有一点好处的。”

勇利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等待着维克多接下来的话语。

“比如,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将永远拥有胜生勇利。”

“同样的,胜生勇利也将成为维克多尼基弗洛夫的永久伴侣,唯一的那种。”

维克多轻笑着,低下头,张嘴用尖锐的犬齿磨蹭着勇利侧颈上脆弱的动脉,而勇利也不自觉地开始紧张起来。吸血鬼抬手轻掩住勇利的双眼,安抚性的轻抚几下后,维克多最后看了眼他的爱人,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痛的话,可以狠狠地咬我。”

勇利还没有反应过来,脖颈上被咬破的感觉并不像以前那样舒服,取而代之的是钻心的疼痛。剧痛仿佛随着血液循环一样折磨人似的扩散到全身,本来觉得还能忍一忍的勇利绷紧全身,张嘴咬上嘴边维克多送来的手臂。阵痛猛烈敲打着勇利的神经,几次差点让他昏厥过去。但是潜意识告诉他,他不能这种时候就失去意识。

不能害怕,不能畏惧,维克多不会害我的……

勇利咽下被疼痛逼出的闷哼,只是手上用力捏紧爱人的肩膀默默忍耐着血液快速流失的异样感。

他知道,这些感觉是在生命被抽取前最后的叫嚣。

再见了,作为人类而活的胜生勇利。

这是他失去意识前脑海中浮现的最后一句话。


维克多小心翼翼的松口,没来得及吞咽下去的鲜血染红了本就凌乱的床单。明明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这里欢爱,而现在当事人之一却在这里因为失血过多失去了意识。现在的勇利还有一丝心跳,现在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他有些心疼的撩了撩勇利那被冷汗打湿而黏在额头上的刘海,然后咬破自己手腕上的血管。很快,黑色的血液汹涌而出,吸血鬼先是淋了些在勇利脖颈上的伤口让他的血液混杂在他的体内里,然后就是最关键的一步了……

维克多从伤口处吸吮着自己的血液,含在嘴里,缓缓渡进爱人的嘴里。他能感觉到勇利的身子正在变冷——这是个好兆头,这说明他开始转化了。

眷族的强大程度是根据初拥时获得多少亲王多少血液而决定的,而这个过程是否结束很难断定,喂得太快的话会因为太过虚弱而被苏醒时还没有理智的眷族直接杀死,然后被取而代之成为新的亲王,喂得慢的话又会让他过于孱弱。维克多凭着记忆拿捏着速度。

怀里的人的身子动了动,抽搐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快速愈合着,除了初拥时留下的咬痕——那个是身为眷族的证明,一个不算特别显眼的疤痕。

就快了。

维克多兴奋的想着,即便失血让他感到有些虚弱,但是自制力一向不错的他还是有把握能遏制住本能的。

可是他的眷族不会。

亲王下一秒就被刚刚复苏的眷族翻身压上,还不是很清醒的勇利并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如果他现在有意识的话,一定会羞耻到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他跨坐在维克多的小腹上,无意识地磨蹭着。

勇利居高临下的垂眸看着他本该侍奉的亲王,露出了一个平时绝对不会有的,仿佛是为了诱惑眼前的人的,魅惑的笑容。原本红棕色的眸子此时早已变得猩红,他半眯着眼睛,好像是为了缓和喉咙的饥渴一般,舔了舔带着血渍的唇。他很满意这个味道,于是他俯下身子,张嘴轻轻舔舐着维克多的侧颈,舌尖仿佛是为了寻找血管一样来回勾画着。

“Wow,勇利现在看上去就像是在求欢一样呢……”

“但是不行哦,要忍……唔,真是…贪吃的坏孩子呢。”

维克多吹了个口哨,下意识的调侃着,结果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勇利凭着本能咬住脖子,毫无节制的吸食着血液。银发的吸血鬼无奈的笑了笑,压抑着吸血鬼被袭击时会不自觉放出的威压,鼓励一般轻抚着他的伴侣的后颈。

“等你清醒过来后,就让你体验下成为吸血鬼的好处吧,勇利。”

维克多颇为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吻了吻爱人的耳尖。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勇利也快有外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颤抖吧教会(。

评论(11)

热度(273)